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谁家野菜饭炊香

2021-03-12 光明网 【 字体:

  阳春三月,草长莺飞,一片欣欣向荣情景。田间地头、山坡树丛、河滨溪畔,野菜一丛丛、一簇簇,嫩生生、绿莹莹,让人摩拳擦掌。

谁家野菜饭炊香

  “蓼茸蒿笋试春盘,人间有味是清欢。”过年大鱼大肉吃清淡了,这时辰一把野菜,袅袅春季的气味,一会儿叫醒味蕾。一盘野菜,一场舌尖上的清欢!

  “城雪初消荠菜生,脚门深巷少人行。柳梢听得黄鹂语,此是春来第一声。”最早退场的是荠菜。荠菜萌于隆冬,茂于初春,二三月状况最好。

  食用荠菜,在我国有几千年的汗青。《尔雅》中纪录:“荠味甘,取其叶作菹及羹亦佳。”说荠菜腌制或做羹都好吃。大文豪苏东坡就曾用荠菜、萝卜和粳米一路煮粥,不加任何调味,自称“东坡羹”。陆游吃荠菜爱好凉拌,“小著盐醯和滋味,微加姜桂助肉体”。

  荠菜可羹、可汤,可拌、可炒。用瘦肉和荠菜拌馅,做春卷、包饺子,滋味极佳。春卷香,饺子鲜,我都爱好。

  小时辰日子清贫,开春的时辰家里倏忽来了主人没甚么款待,母亲就会到河滩上挑一篮荠菜,从坛子里取一块过年腌制的腊肉,剁成末在油锅里一炝,和切碎的荠菜一路拌馅包饺子。一碗热火朝天的饺子端在手里,满满都是幸运。腊肉的醇厚,荠菜的清新,是环绕在舌尖上的乡愁。

  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蒌蒿满地芦芽短,恰是河豚欲上时。”蒌蒿,别名芦蒿,是春季又一道鲜味。其嫩茎叶可凉拌或清炒食用,而根状茎可腌渍。

  炒芦蒿能够配香干、腊肉,亦可零丁清炒。清炒最复杂,将芦蒿去叶留茎,切成寸段,净水浸泡,去除涩味,沥干,下油锅,大火爆炒,翻炒几下便可出锅。一盘翡翠色的芦蒿上桌,油光水滑,又香又嫩,趁热夹上几根,送进口中,嚼起来脆生生的,恍如能闻声春潮涌动冰河开裂的声响。

  芦蒿炒香干做法也复杂,将香干切片,芦蒿掐段,炒时除油、盐,简直不加佐料,要的就是芦蒿和香干混杂的那份做作幽香。汪曾祺在小说《大淖记事》的正文中曾写道:蒌蒿是生于水边的野草,粗如笔管,有节,生狭长的小叶,初生二寸来高,叫做“蒌蒿薹子”,加肉炒食极幽香。肉是腊肉,腊肉炒蒌蒿,混杂着腊肉的清淡,汪老却只说幽香,怕是先生吃这盘菜时,专挑蒌蒿吃吧。

  少时喂猪,挑猪菜时爱好挑一种叫“斑鸠窝”的野菜,一铲子一棵,一棵就是一窝。厥后在一家餐馆用饭,席上一盘春菜,光彩碧绿,进口清新。细致一看,惊掉下巴——居然是小时辰挑给猪吃的“斑鸠窝”!查阅材料才晓得,这类像三叶草的野菜大名叫苜蓿。“苜蓿来西域,蒲萄亦既随”,苜蓿是外来物种,但中国早有食用,苏轼曾咏“客岁举君苜蓿盘,夜倾闽酒赤如丹”,其弟苏辙也“手植天随菊,晨添苜蓿盘”。

  苜蓿,分紫苜蓿和南苜蓿两种。紫苜蓿次要用作植物饲料,被称为“牧草之王”。南苜蓿长在南方,次要用于制造菜肴。上海有道名菜“生煸草头”,就是摘除苜蓿的茎梗,用苜蓿叶炒成,滋味迥殊鲜嫩。苜蓿还可做馅包饺子,新疆地区就有春季采摘苜蓿嫩尖,做饺子尝鲜的风俗。

  春暖花开季节,恰是吃野菜的时辰。野韭、水芹、芦芽、马头兰、香椿……林林总总的野菜,让餐桌上活色生香,让味蕾上春潮涌动!

  “谁家野菜饭炊香”?三月,让咱们随着一缕野菜的幽香,一路寻春去……(徐晟)

[义务编纂: 李然 ]

免责声明:本文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

阅读全文
广告位-300*3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