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文体

写给上海的“音乐情书”,何以动人

2021-07-09 光明网 【 字体:

  为庆贺中国共产党建立100周年,“永久跟党走”主题光影秀日前表态黄浦江两岸,观者如潮。

  从试演那日起,这段6分钟的光影秀视频就刷爆收集,良多观众纷纭点赞:“太震动了!”“这就是咱们深爱的上海,这就是上海的软实力!”

  光影秀不但是一场视觉盛宴,音乐与灯光的美满合营也极度紧张。此次光影秀的音乐创作者——青年作曲家罗威用钢琴为上海写下了近两百首“音乐情书”,他与这座都市的故事,印证着一座海纳百川的上海。

  在心平气和中,回望汗青

  束缚周末:你为此次黄浦江主题光影秀创作的音乐《流淌的灿烂》里,一共包括了哪几首乐曲?

  罗威:有《国际歌》《义勇军举行曲》《红旗颂》《在生机的田野上》《外滩安步》和《不忘初心》。在光影秀完毕后,另有一段由弦乐与钢琴吹奏的《不共产党就不新中国》。

  这些曲子降生于各个汗青时代,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典范,我经由进程改编和配器,实现了这首《流淌的灿烂》。

  束缚周末:这些旋律既包括了白色典范,又表示了上海元素。

  罗威:是的,在改编和配器的进程中,我的内心怀着深深的敬意,我想给观众以心平气和的感触,更想表示一种汗青的回味。

  第一幕以童声独唱《国际歌》的旋律起头,意味着重生与生机,随后我写了一段表示烽烟光阴的过渡音乐,率领观众回首回头回忆中国共产党率领天下国民浴血奋战、篡夺反动成功的峥嵘光阴与灿烂汗青。

  紧接着,我以《义勇军举行曲》的旋律念头为引子,在大提琴吹奏的《红旗颂》中回首回头回忆新中国建立之初国民的优美向往。

  第三幕,管乐器轮流吹响了《在生机的田野上》的旋律,在奋进的节拍中表示都市建设一日千里的感触,意味着变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人率领天下各族国民艰苦奋斗、不懈索求、奔向小康的光芒进程。我生机各个年纪阶段的人都能从中听出满满的生机和生机。

  第四幕是以拥有上海情怀的《外滩安步》起头的。“气力之声”组合演唱的《不忘初心》为全曲画上灿烂无力的句号。

  束缚周末:这首作品是从甚么时分起头创作的?

  罗威:2020年11月底,我接到了这个义务,其时内心极度冲动,对我来讲是很大的挑衅。12月中旬,我实现了第一稿,在半年的工夫里做了频频点窜与美满。

  束缚周末:音乐与灯光的合营极度紧张,在创作的时分,你是怎样统筹灯光后果的?

  罗威:我在创作时只看到了一些开端的视觉后果图,但我和灯光计划团队从2018年首届上海进博会起就起头了相互协作,很有默契。

  在编曲时,我思量更多的是让各个声部不断地交叉,尽可能让这些典范旋律与黄浦江的活动、灯光的律动合营起来。我生机当观众零丁听这段音乐的时分,也能赋予大师布满画面感的遐想。

  一个布满人情味的上海

  束缚周末:2018年,你创作的《外滩安步》表态首届上海进博会,这首曲子让良多观众意识了你,其时的心境和此次有哪些分歧?

  罗威:若是说此次的创作更多的是表示中国共产党的百年灿烂之路,那2018年的《外滩安步》表示的是一种都市浪漫,我想在音乐中表示人与人、人与汗青、人与都市的对话。

  我是2007年从广州到上海音乐学院修业的,来上海的第一天我就去了外滩。想家的时分,我也会去那边。结业后,我用“钢琴漫笔”的体式格局写过外滩的圆明园路、南外滩老船埠,还写过广东路和福州路,但迟迟不写过一首以外滩定名的曲子。我总感触外滩包括了太多的汗青、太多的故事,很难用音乐去简朴地形貌。但真正接到这个命题后,我在不到3小时里就实现了曲子的主体部份,随后又用3周工夫实现了频频点窜和延展,终极有了厥后大师听到的《外滩安步》。

  束缚周末:你的“钢琴漫笔”此刻还在写吗?一共写了几何首?

  罗威:是的,从2013年11月起头到此刻,我写了三百多首“钢琴漫笔”。这些曲子最短的只有两分钟,最长的不外5分多钟。音乐是工夫的艺术,我想用音乐记实片时的画面。

  在三百多首曲子中,有近两百首都是我写给上海这座都市的“音乐情书”,我用音乐描写上海的巨细街巷和各个时候,比方《延安高架桥小夜曲》《衡山路的流光》《悠久的华山路》等。有一些老实听众不断在网上听这些作品,他们说,就像是在追一部对于上海的连续剧,在音符中,他们感觉到一个有温度的、布满人情味的上海,每条街、每盏灯好像都有了性命。

  束缚周末:为何保持给上海写“音乐情书”?

  罗威:我很喜欢秋季,上海是一座有秋季的都市,上海的秋季在凉快中夹着炎天的余温,来这里的第一个秋季,我就感触本人身上的每个细胞都疾速地爱上这里。这座都市和我之间好像不距离感,我很喜欢汾阳路、五原路、高安路、湖南路,在这些小路上走着,我会与本人对话,就像是一个心灵的空间。我很谢谢这座布满生机的都市滋润了我,谢谢上海给了我创作的六合。

  人物

  治愈本人,也治愈听众

  罗威的朋友们都很喜欢他的《延安高架桥小夜曲》,他本人对这首曲子的喜欢以至超越了他的成名作《外滩安步》。

  这首“钢琴漫笔”写于2017年6月25日,罗威记得,当时上海方才入梅。那段工夫,他经常在北京与上海之间往复,他风俗坐最初一班高铁回上海。“出了火车站,当车子驶入深夜的延安路高架桥,我溘然就感触心安。”现在,《延安高架桥小夜曲》已有了第四版。

  劳碌的时分,罗威一年有一百多天都住在旅店里,偶然分有点那边为家的感触。固然良多工夫都不在上海,但只有一回到这里,他就感触回家了,有一种暖和熟习的感触。

  “钢琴漫笔”起源于一次自我疗愈。2013年,结业两年多的罗威堕入了生存的高潮,大约有半年工夫里,他对本人的艺术抉择感触苍茫。那天,他随性地在钢琴上弹了一首曲子,这首曲子不标题,就像随手写的日志,名叫《11月26日,上海,阴》。

  写了一段工夫的“钢琴漫笔”后,罗威试着在收集上分享这些曲子,没想到一小时就有一万多人收听。这些年来,他的作品在收集上已有了数亿次的播放量。“钢琴漫笔”不但治愈了本人,也治愈了听众。有抑郁症患者给罗威留言,谢谢他的音乐给本人的生存带来阳光。

  “兴许是由于我的音乐听起来不那末高深,若是说古典音乐像古典文学,那我的音乐更像是古代诗。”罗威说。

  在近两百首对于上海的“钢琴漫笔”中,罗威偶然会参加一些都市中实在的声响,比方延安路高架桥上的行车声、桂林路的雨声、梧桐树上的蝉鸣、秋季踩到落叶上的沙沙声,这些声响兴许不是最能代表上海的声响,倒是他灵感的滥觞。他也很难找出哪种声响能够真正代表上海,他只是将此时此地最能感动本人的声响编织进音符里。

  上海就是如许一座海纳百川兼容并包的都市,无论来自那里的人,都市被它深深吸收,而且能够用本人独占的体式格局表白对这座都市的实在感觉。罗威告知记者,有一名瑞典听众由于他的一首《悠久的华山路》,不远万 里真的来了上海。

  在收集上“火”了以后,中央电视台《等着我》栏目组找到罗威,请他为节目创作音乐与主题曲,就是厥后由周深演唱的《等着我》。

  2019年,罗威在长江剧场举行了一场钢琴合奏音乐会,这是他的“钢琴漫笔”降生近6年来的首场音乐会。那场音乐会不节目单,观众不知道他下一首会弹起甚么曲子,所有都像一场偶遇。有听众留言:“这些音乐之所以感动我,是由于我听到了一种朴拙。”

  今年5月,由罗威到场编剧,与芭蕾舞演员敖定雯相互协作的舞剧《脚色》在上海演出。

  罗威变得愈来愈忙了,将来他将与更多艺术家举行跨界相互协作,为交响乐团写作品、录制融会爵士气概的唱片,也都在他的日程中。但他说,“钢琴漫笔”不会中缀。陈俊珺

[义务编纂: 张晓荣 ]

免责声明:本文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

阅读全文
热门推荐
广告位-300*3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