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财经

国网痛斥“野蛮资本1分钱充电”背后,青岛的充电桩“混战”

2021-07-10 红星新闻 【 字体:

上个月,话题#国网痛斥资本大搞1分钱充电#曾登上微博热搜榜。

据媒体报道,国网(山东)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国网(山东)电动车服务公司”)发表声明称,个别充电运营商引入野蛮资本大搞1分钱充电、0服务费等低价促销和恶意竞争,严重扰乱山东区域正常充电市场秩序。

行业内究竟发生了什么?国网(山东)电动车服务公司为何公开痛斥某充电运营商?对方又是谁呢?

6月中旬,资本局前往山东省青岛市走访发现,新能源汽车行业火热的背景下,充电桩也正经历着激烈的竞争。

青岛是中国最大的上市民营充电桩企业——特锐德(300001.SZ)的大本营,特来电、星星充电、云快充……各路资本、平台都在跑步入局,抢占市场。

国网(山东)电动车“怒怼”背后,在充电桩运营行业,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刚刚打响。

“野蛮资本”是谁?

星络充电曾推出过“1分钱活动”

国网(山东)电动车服务公司的声明中,只是痛斥“野蛮资本大搞1分钱充电”,但没有点明任何一家公司的名字。而在流传出的声明截图中,定位地址处于青岛。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,资本局前往山东省青岛市进行走访调查。

1625715989(1).png

图据网络

仅在青岛一地,充电桩可以说是遍地开花,品牌层出不穷。据资本局不完全统计,青岛的充电桩品牌有特来电、星星充电、云快充、中国普天、南京能瑞等。

在走访的过程中,有多名车主、充电站运营商告诉资本局,一款名为“星络充电通”的APP曾推出过“1分钱充电”活动。(注:目前,“星络充电通”已更名为“星络充电”,下文均称“星络充电”。)

6月17日,星络充电的客服向资本局证实,在5月中旬,他们曾推出过“1分钱充电活动”,覆盖了山东省的多个地区,大约持续了2-3天。

“这个活动是限时的,而且限定某一个充电站。即便在APP上看到了活动,也不一定赶得过去、充得上电。”有车主告诉资本局,即便不参加这个活动,星络充电的价格也比其他平台便宜、实惠。

据星络充电的官方公众号,2020年12月,星络充电才进驻首座城市——深圳,但截至今年5月31日,星络充电通的注册用户已经突破240万,累计服务车主3000万人次。

短短半年的时间内,星络充电快速成长起来。在这些快速增长的数据背后,或许是其背后公司的“钞能力”在起作用。

天眼查APP显示,星络充电的背后是某知名房地产公司。

3c80244372408e66af9101c149fa204.jpg

星络充电APP的开屏截图,高圆圆是品牌代言人

没有自己充电桩的平台

全国多地推过“1分钱充电”活动

其实,星络充电更像是一个平台,把其他品牌的充电桩聚合到一起。其客服告诉资本局,“我们(自己)是没有充电桩的,都是接入其他品牌的充电桩,和他们合作。”

严鑫(化名)是某充电站的运营商,他运营的充电站和星络充电有合作。

一般来说,车主们通过充电桩充电后,所产生的费用主要由电费、服务费两部分组成。 

严鑫告诉资本局,在5月某几天的某一时段(用电低谷期),当时的电价0.32元/度、充电站服务费0.3元/度,“星络充电把电价和服务费全部承担了,然后用户过来充电,就是1分钱/度。”

资本局通过爱卡汽车网内论坛和微博等社交平台进行不完全统计,发现:星络充电不仅是在山东省部分地区推出过“1分钱充电活动”,还在杭州、成都、太原等城市推出过。

一名太原网友曾晒出截图,他通过星络充电APP给车充电,充41.78度电总共只花了0.42元。

3-1.jpg

图据微博网友@刘俊锋同學

也就是说,星络充电在全国多地都曾推出过“1分钱充电”活动,只是相比较而言,国网(山东)电动车服务公司比较“刚”,直接站出来发布了声明。

现在,我们回头看国网(山东)电动车服务公司的声明,那段对广大车主的呼吁似乎也有了明显的指向,“我们呼吁广大车主切忌选择无桩平台、无资质平台进行充值、充电。”

所谓的“野蛮资本”“无桩平台”指的究竟是不是星络充电?为了核实这一情况,资本局曾多次致电国网(山东)电动车服务公司的工商登记电话,但始终无人接听。

此“国网”非彼“国网”

推出的e充电也是充电桩平台

一般来说,提起“国网”,老百姓想到的都是建设电网、给老百姓输送电力的国家电网。

而在这一次事件中出现、被简称为“国网”的这家公司,虽然隶属国家电网,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讲,此国网非彼国网,而是一家专门服务于电动汽车的公司。

天眼查APP显示,国家电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国网”)成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——国网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国网电动车服务公司”)。

这家子公司和国网在各地的全资子公司,联合成立了国网在各地的电动汽车服务公司。

以这次事件中的当事人——国网(山东)电动车服务公司为例,它是由国网山东、国网电动车服务公司共同成立的,双方各持股50%。

1625716565(1).jpg

截图自天眼查

有意思的是,国网电动车服务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“e充电”的产品,旨在为车主们提供充电服务网络。可以说,e充电和星络充电等品牌是存在竞争关系的。

汪颖(化名)是某充电桩品牌在山东的负责人,对于当初那一则声明,她对资本局评价称,“(这是)竞品行为,国网也有充电桩的。”

据e充电APP显示,在青岛市50公里范围内,其共有75个充电站。

a5fc19ad3f1eac6cb7552a936d01759.jpg

国家电网在青岛的充电桩,车主可通过e充电APP使用

对于国网推出的e充电,车主们的看法大致分为两派。其中一派认为,e充电桩的充电价格偏贵,而且不方便。

资本局不完全对比发现,如果青岛的车主通过e充电APP进行充电,最便宜的充电桩价格在午间和晚间出现,为0.7749元/度(含服务费)。和其他品牌相比,这个价格的确不具备竞争优势。

更重要的是,充电桩大多位于停车场内。

为了吸引车主们前来充电,部分充电桩品牌会和停车场达成协议,前来充电的电动汽车可以免费停车2小时(一般2小时内可以充满电)。而资本局根据e充电APP不完全统计,其在青岛的大部分充电站的停车费都是“参照停车场实际费用”。

除了这一种看法,也有车主认为,其他品牌的充电桩充进去的都是虚电,只有国网推出的e充电,充进车里的是实电。

“我的车在e充电桩充满后可以跑300公里,但是有的充电桩,感觉充进去的电是虚的,跑着跑着电就没了。”有车主告诉资本局。

充电桩大混战时代到来

砍电费行为疑似被喊停,杀到0服务费

除了e充电外,现在,充电桩运营行业中涌现了多个品牌,这不是意外,而是新兴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必然结果。

川财证券在研报中指出,今年4月,全国总充电量约8.37亿kWh(千瓦小时,1个kWh就是俗称的“1度电”),同比增长89.4%,环比增长13.5%。充电量大幅提升,充电桩运营行业步入盈利时代。

另据中国充电联盟数据,截至今年5月,联盟内成员单位总计上报公共类充电桩88.4万台。其中,全国充电运营企业所运营充电桩数量超过4万台的共有5家。这5家分别是:特来电(21.88万台)、国家电网(19.65万台)、星星充电(19.33万台)、云快充(6.73万台)和南方电网(4.09万台)。

4.jpg

图据中国充电联盟

在一个新兴行业的发展初期,企业们往往会用各种促销手段来形成自己的竞争力,就连普通大众都熟悉了这些企业的“套路”。

从点外卖到共享充电宝,套路无非就是:低价收割用户——市场内形成垄断地位——用户养成消费习惯——价格上涨。

充电桩运营行业也不例外,前面提到的“1分钱充电”活动大约就是这么来的。

一般来说,车主们通过充电桩充电后,所产生的费用主要由电费、服务费两部分组成。也就是说,如果想要做到“1分钱充电”,企业不仅要往外掏电费,还要给运营商补贴服务费。

不过,严鑫向资本局透露,在青岛,类似“1分钱充电”这样的活动已经被叫停。“据说是搞活动可以,‘0服务费’可以,但是不能动电价。”

另有其他充电桩品牌的工作人员告诉资本局,现在,电费都是平进平出。“电网的定价是多少,我们就代收多少。利润主要来自于服务费。”

据资本局不完全统计,在同一时段内,青岛不同品牌充电桩的电费价格几乎相同,差距多在1角钱以内。(注:由于不同品牌的充电桩不可能在同一地理位置重合,所以无法确定电费的微小差异是因为价格战,还是因为所属片区不同。)

总的来看,目前在青岛,各品牌充电桩的整体充电价格,主要是靠压低服务费来拉开差距。

233fc16bd55659167cdae03cafe1a19.jpg

位于青岛的充电站

价格战主要存在于平台之间

拉开差距的服务费,由平台来补贴

在走访的过程中,资本局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:现在,充电桩运营行业主要有两类企业,一种是自有充电桩的企业,另一种是将不同充电桩品牌聚合到一起的平台型企业。

前者有充电桩,比较硬气;而后者没有充电桩,能否成功全看用户量。所以,在抢夺市场份额阶段,价格战主要是在平台之间打起来的。

一名车主告诉资本局,如果没有特殊情况,他一般认准特来电的充电桩。不过,他不会直接使用特来电APP,而是使用另一款平台型APP——快电APP,“这个更便宜”。

快电和星络充电一样,本身是没有充电桩的,只是一个聚合型平台,接入了特来电等品牌的充电桩。

资本局同时在特来电APP、快电APP上随机查询了同一充电站——青岛速普瑞连云港路二期充电站的价格。

两者的电费一样,区别在于服务费。如果用户使用特来电APP充电,需要额外支付0.30元/度的服务费;如果使用的是快电APP,专享服务费为0元。

0001对比.jpg

左图来自特来电APP,右图来自快电APP

也就是说:如果一名车主决定用特来电的充电桩充电,但使用快电APP进行交易,充40度电能节省24元。这一部分服务费都是由平台型企业来承担。

以严鑫运营的充电站为例,其目前设置的电费和电网是平进平出。在服务费方面,“我的充电站在某平台上的服务费是0.05-0.08元/度,但在每月结算的时候,平台要按照0.3元/度的价格再给我相应的服务费补贴。”

严鑫告诉资本局,目前,他的充电站每天的充电量大约有3000-4000度,“特别好的时候,一天能充到6000度。”

哪些资本已进入这一行业?

价格战或在继续,“1元充满一辆车”来了

前面已经提到:全国充电运营企业所运营充电桩数量超过4万台的共有5家,分别是:特来电、国家电网、星星充电、云快充和南方电网。

除了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外,另外3家也都可以说是大有来头。

  • 其中,特来电由上市公司特锐德(300001.SZ)的控股子公司运营,是行业内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。以7月9日的收盘价计算,特锐德总市值约为341亿元。

  • 星星充电的运营方是万帮星星充电科技有限公司。天眼查APP显示,该项目已经经历3轮融资,其中,高瓴资本领投了B轮融资中,IDG等资本跟投,现在其估值为155亿元。(注:虽然星星充电和星络充电的名字相似,但两者在股权上毫无关系。)

  • 云快充的运营方为江苏芝麻能源科技有限公司,宁德时代(300750.SZ)是该公司的股东之一。同时,据天眼查APP,宁德时代也参与了该公司的B轮融资。

d0fc8e9107d0a15aee34ff96ba8f253.jpg

星星充电在青岛的充电桩

除了自有充电桩的企业外,平台型企业同样来势汹汹,要在这一个新兴行业中抢到一席之地。

虽然“1分钱充电”疑似被喊停,但是资本局发现,类似的活动已经卷土重来,比如快电近期推出的“1元充满一辆车”活动。

快电APP显示,在活动期间,用户每天11点、16点和23点可以在APP内参与限时秒杀抢券活动。其中,有一张券名为“1元充满电-秒杀30元直降券”。

1b330727de5350ea1f1bfe5ac96ae1e.jpg

截图自快电APP

车主们怎么看?

网约车司机:哪家便宜去哪家充

目前,电动汽车根据使用情况可以大致分为两种类型,一种是自用车,另一种是作为网约车司机的职业工具。

其中,自用车的车主们对价格并不敏感。对于这一类人群来说,他们往往是根据剩余电量、附近的充电站距离,来决定去哪一个充电站。仅少数人对充电桩品牌有偏好。

而网约车车主们的使用时间长、耗电快,几乎是一天一充,甚至有一天两充的情况(换人休息车不停的情况),他们对价格的敏感度更高,还会仔细比较不同品牌之间的差别。

资本局在走访中发现,在网约车车主群体中,车主们往往会综合多种因素,再决定选择哪一个充电站进行充电。

以下简单分为内在因素和外在因素两块说明(仅针对网约车司机群体):

内在因素①:价格

价格几乎可以说是决定性因素。

在采访的过程中,多名车主都向资本局表示,他们不在乎行业内的竞争情况,“反正,哪家便宜我们去哪家充。”

1.png

中国普天的充电桩

资本局了解到,一般来说,一款电动汽车充满电需要30-40度电左右。

在特来电APP上,以青岛格莱美奥帆中心充电站为例,其价格为2.1元/度(全天价格统一,含服务费0.6元/度)。如果车主要充35度电,需要花73.5元。

而在星络充电上,易通专车印象山充电站在部分时段的价格为0.318元/度,不收服务费。如果车主要充35度电,只需要花11.13元。

也就是说,如果车主通过价格认真筛选,每次充电可省超过60元。

内在因素②:充电桩本身是否好用

就充电桩本身来看,车主们比较在意的是:有没有坏桩、能不能及时找到客服、存不存在虚电。

有车主告诉资本局,最担心的情况是出现坏桩。比如,在到达某个充电站后,发现仅存的空桩是坏的;或者,在扫码付费以后,充电枪充不进去电,也无法及时找到客服。(注:目前,部分企业已经推出先充电、后付费的服务。)

除此以外,虚电也是车主们担心的情况。有车主称,“我的车充满电后可以跑300公里,但是有的充电桩,感觉充进去的电是虚的,跑着跑着电就没了。”

从资本局采访的情况来看,不同车主对同一品牌充电桩的看法各有不同,尚未形成共识。有人认为,这一品牌充电桩的电是虚的;也有人认为,这一品牌充电桩充进去的电最实在。

3c7fb864de1e0d3d384d0b62446b144.jpg

特来电在青岛的充电桩

外在因素①:是否收取停车费用

资本局注意到,充电站往往设置在停车场内。

大部分接受采访的车主都告诉资本局,充电可以在2小时内完成,部分车主的充电时间甚至只需要1个小时。

a36832e88a43da722ea5a90e6e01c93.jpg

部分充电站运营企业会和停车场达成协议:如果有电动汽车在该停车场内停车充电,前2小时内免停车费。 

不过,也有部分停车场要收取费用。在资本局走访时,少有电动汽车更愿意在此类停车场中充电。

外在因素②:充电站附近是否有便宜好吃的饭店

一般来说,充电需要1-2个小时,在此期间,车主们往往会趁机去解决吃饭等事情。

有部分司机告诉资本局,部分充电站的位置很偏僻。即便这些充电站的价格便宜,他们也不一定会去,因为吃饭不方便。

有意思的是,资本局注意到,在部分充电站内,充电桩上甚至贴满了“充电就餐享优惠”的广告语。比如,原本15元的一荤两素套餐,在该充电站充电后,即可以13元的价格享用。

1624093490(1).jpg

新闻记者 杨佩雯

责编 任志江 编辑 邓凌瑶

免责声明:本文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谢谢!

阅读全文
热门推荐
广告位-300*300